• 周五. 5 月 24th, 2024

党内法律法规建设基本规则

党内法规是中国的一种政治法,属于公法范畴。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每一种法治形式背后都有一套政治理论,每一种法治模式都有一套政治逻辑,每一条法治道路都有政治立场”。 党内法制是在革命时期形成、建设和发展的过程,是党坚持政治理念、健全体制机制、优化组织职能的制度保障。 党内法规建设是党的传统和优势。 尽管历史背景、社会环境和时代要求不同,但始终遵循其基本规律。

 

以马克思主义法律观念为指导,坚持法律属性与政治属性的有机统一

党内法律制度是中国政治发展和法制化演变过程中产生的,具有法律和政治的双重属性。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揭示了法律与社会政治关系的特征:“法律之间的关系,就像国家的形式一样,不能用其本身来理解,也不能用法律与政治是有机统一的。政治决定法律的属性、结构和功能;法律规定和保障法律的属性、结构和功能。党内法规建设围绕党的指导思想、宗旨和政治使命,实现法律属性与政治属性的统一。 。

第一,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以解放社会底层劳动人民、建立人民政权为己任。 第一个纲领要求“组织工农兵”实现社会革命,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直到消除社会的阶级差别”。 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各个阶段,党内法规建设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

二是坚持以人为本。 七大通过的党章明确规定,党“代表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利益”。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关于共产党组织章程的决议》就明确指出,党“应该是无产阶级中最革命的群众组织起来的政党,为争取革命事业而奋斗”。无产阶级的利益。” 人民素质决定了党内法规建设的法律属性和政治属性。

三是维护党的政治使命。 中国共产党有着解放全人类的崇高政治理想,“使我们党能够摆脱以往一切政治势力追求自身特殊利益的局限性”。 各级党内法律法规建设都体现了这一基本特征。 通过制定各级党组织和党员的法律法规,为实现阶段性目标提供稳定的制度支撑,实现自身价值,保证政治使命的完成。

以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为指导,坚持在实践中实现法的发展

法律的内容是由现实的物质条件决定的,是在实践中产生的。 党内法规建设是根据不同历史阶段的实际需要,以党的组织地位和政治任务为出发点,坚持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和实践理论,在艰苦卓绝的探索中不断前进。实践。 从大革命时期的建党和制度移植借鉴,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实践创新,从抗战时期对全民族的新要求,到抗战胜利后综合治理的新发展民族解放,从改革开放新时期的规范化,到新时代以来的体系化,经历了从单一维度建设到全方位建设的演变过程。

首先,制度的移植和借鉴是早期的基本特征。 中国共产党是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成立的,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中有很多移植的内容。 即使在瑞金部分法治时期也是如此。 由于缺乏党建和执政实践的积累,需要借鉴移植相关的经验和知识。 尽管受“左倾”教条主义影响,规定存在不切实际、严重失误,但从历史上看,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职业发展和法律法规建设。

其次,实践创新是制度成长的源泉。 公司设立党支部等“三湾适应”举措,为制度创新提供了条件。 《党代表工作纲要》(1928年)规定了党代表的政治要求、工作职责、纪律任务等。 这种制度创新,既满足了现实需要,促进了组织发展,也为保证红军建设、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协调推进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 改革开放新时代,随着党内法规制定的规范化,1990年颁布了《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程序暂行规定》。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党内法规建设。 2013年,《中国共产党党内法律法规制定条例》公开发布。 2019年,条例进一步修订,对于确保法律法规的协调衔接具有重要意义。 也是全面从严治党、依法治党的实践成果、制度成果。 党内法规建设通过实践和认识的辩证过程,在实践创新中不断发展。

三是从单一维度发展向系统化建设发展是必然趋势。 党的组织地位和政治任务决定了法律法规建设的具体内容。 大革命失败后强调纪律体系建设,土地革命时期强调基层组织体系建设。 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扩大)通过了《关于中央工作规则和纪律的决定》等文件,完善了中央组织体系建设。 每一阶段的单向发展,为保持党内关系步入正轨、统一各级领导机关行动提供了制度基础。 国家执政后,随着“新三步走战略”的实施,全面依法治国启动,党内法律法规体系建设迅速发展。

以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为目标,必须坚持法律内容和法律形式的统一。

法律的内容是社会(人类)关系,法律的形式是明确的普遍规范。 党内法规建设的目标,在形式上是构建完整的党内法规体系,在内容上是规范党内关系,增强党的团结统一,加强党的建设。建筑。 在具体实践中,针对那些削弱党的团结统一、阻碍党的建设的环节和因素,要通过制定规章制度、加强党的建设工作的科学性、有效性,提高党的建设质量。弥补不足。

一是实现党的建设各方面制度全覆盖。 在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形成了包括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制度建设等在内的党的建设体系。 法律法规是基础性、系统性、稳定性的,对推动党的建设科学化、规范化发挥着重要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实施党内法律法规制定两个五年规划,实现了形成比较完善的党内法律法规体系的目标预定今年。 党的建设制度化程度是衡量党内法规建设形式与内容统一的重要标准。

二是加强党的政治建设。 1980年制定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指导意见》和2016年制定的《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指导意见》,都是在制度建设上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体现。 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建设。 党内法规建设必须把政治标准和政治要求纳入党的建设各方面、各环节的具体制度规定。 这是从经验和教训中得出的。

三是坚持思想建设与制度建设相结合。 党的七大要求“党员必须努力提高自觉性”,并将制度规定作为党员的义务。 党的十八大以来,注重把党的宗旨、指导思想、目标、基本路线融入修订制定的规范、法规、规定、办法、规则、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中。 一些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理论和理想信念学习教育的形式和内容,体现了“坚持思想性党的建设和制度性治党同向”的要求。

以党的能力增强为标准,坚持在具体实施中实现法律价值

法律的价值体现在法律与社会的关系中,表现为法律满足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需要的属性和功能。 党内法规的价值在于优化党组织结构和职能,推进党内民主和党内法治,加强党内政治生活,增强各级党组织能力(包括党员干部)通过具体落实。 党内法律法规的生命在于执行,具体包括党内法律法规的执行、解释、遵守和监督保障。 党内法律法规只有在生动的实施实践中才能体现法律的价值和法律的合理性。

一是系统推进党内法律法规落实。 党内法规制度的贯彻落实不是单一行为,而是一个动态的系统,包括党内法规制度的普及(宣传、教育培训)、党内法规的贯彻落实(主体及其责任和制度)。要求)、解释(等同于党内法规的有效性)、落实责任制(执纪监督问责)、落实情况和落实效果评价(总结审查修改和废止党内法规) ),需要系统推广,确保其科学性、专业性和有效性。

二是党内法律法规的执行需要严格公平、规范。 严格执行党章党规,党规党纪面前人人平等,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 《共产党的组织基本原则》(1929年10月27日)明确提出:“共产党的纪律是非常严格的”,“无论是负责同志还是普通党员都必须遵守”。 这在当时是正确的,现在也是如此。 “无论是谁,无论职位多高,只要违反党纪国法,都将受到严肃查处、严惩。”

三是党内法律法规建设要求制定与实施并重。 这体现了良法善治的品质和要求。 正是在具体落实中,党的法规制定工作的能力和水平才能不断提高。 马克思在《批判哥达纲领》中指出,“一步实践运动比十几个纲领更重要”。 同时,党内法规建设只有坚持问题导向,总结实践中的经验教训,制定与贯彻并重,才能不断提高整体素质、磨砺党性精神。理性,强化法治原则。

党内法律法规建设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实践基础。 其基本规律同党的建设规律、治党规律、国家政权建设规律相一致。 加强党内法律法规建设基本规律研究,将推动当代中国法学政治学的发展,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提供理论支撑。法律的。

(作者:石新洲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党内法制建设基本规律研究”负责人、国家法官学院教授)

来源Ph”>